孟孟家的小孟

一个极其小的脑洞
关于裴纶和殷澄
性格啥的可能已经跑偏
————


“天香楼的糟毛豆配酒是一绝,我没说错吧老裴?”殷澄挑挑眉毛,给裴纶斟满酒杯。
“嗨你还别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么个不起眼的小菜真能做出花来!”裴纶一边腮帮子鼓鼓的,喷出一句话,还带着几星毛豆渣。
“嗨嗨嗨嗨吃的时候别张嘴!往哪儿喷呢!”殷澄擦擦衣襟,顺手把一块五香牛肉塞进裴纶嘴里,“吃还堵不上你嘴!”
裴纶眼睛眯起来,拉扯出眼角皱纹,咧嘴笑了。
“澄啊,你说咱俩这天天没个正形的啥时候才能在锦衣卫混个名堂出来?”
“有酒有菜,有衣蔽体,有房挡雨,还有一知己,什么名不名堂,我不在乎!”
裴纶把从怀里掏出毛笔,在茶碗里轻蘸,黑色墨点慢慢的扩散。
“殷澄说,去,他,妈,的,名,利……”
殷澄皱皱眉头,脸色霎时惨白,身子微微前倾,想伸手拿裴纶手里的无常簿,又像是想起什么,坐直了身体,定定地看着裴纶。
“澄啊,你怎么不吃?”裴纶看着殷澄,才意识到情况不对。“傻啦?吓唬你呢,这么不禁逗,我啥样你不知道啊!”他把无常簿在人眼前晃晃,“没写!赶紧吃,菜都放热了!”
“吃不了了……漏了。”话音刚落,就见殷澄喉咙处鲜血汩汩流出,一滴滴落在酒杯。
裴纶却也不惊不慌,轻笑一声,掏出烟斗。
“等我多久了?”
“不多不少,一十五天。”
“就知道你怕无聊肯定不会先走,来天香楼碰碰运气。还真碰着你了。怎么着,走?澄啊,前边儿带路。”
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