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孟家的小孟

一碗阳春面


最近老自己脑补殷澄和裴纶的相处模式,脑补他们的过去,想来想去总是和吃有关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农历十月,天气渐寒,一件单衣难抵大漠吹来的黄沙,裴纶今夜顺藤摸瓜查一小案子,才查一个时辰肚子就开始唱起大戏。
“那个啥,今天我看就先到这儿吧!大伙儿散了吧!”
裴纶独自沿河边走着,嘴里叼烟斗,熟门熟路进了一家小面馆。面馆的老板是个老实巴交的生意人,第一次看到穿官服的裴纶时,打翻了一大碗阳春面。裴纶耸肩笑笑:“这不糟蹋粮食么?”
裴纶向来没有大志向,这点上好兄弟殷澄和他志同道合,两人都是“一人吃饱全家不饿”的光杆司令,这月我花光奉银借你的,下月你花光了借我的,要是赶不巧都花光了……面馆老板会赊上几顿,为这事儿,裴纶和殷澄明里暗里没少帮了老板的忙。
“裴大爷,今天司里不忙啊!来得这么早!”老板一边擦桌子一边冲着裴纶打招呼。
“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也让我们跑来跑去。”裴纶说话间跺到煮面锅前,掀开盖子,氤氲热气迷了他的眼睛。
“哎哟,裴大爷你别动,我来我来!”老板扔下抹布快步走到锅前。
裴纶今天心情不错,脑子里稀奇古怪的念头又冒了出来。他推开老板,满脸坏笑道:“老板你外边忙,今儿我自己煮。”
面条下锅,裴纶哼着戏文咬紧烟斗,筷子不停在锅里转圈。没有小青菜,只有蔫了的白菜,裴纶胡乱揪了两叶扔进锅里。最后出锅添上一小勺猪油,一碗不正宗的阳春面就此诞生。
“老板今天面很香啊!”帘子被掀起,殷澄一面解佩刀一面叫道,看到裴纶正往外端着面碗,倒是吓了一跳,“老裴!你凑什么热闹?”
“裴氏阳春面,仅此一家,绝无分号!”裴纶得意洋洋地晃晃烟斗。
殷澄用筷子扒拉两下面条,皱皱眉头:“屁阳春面,什么都没有!两片烂菜叶……老裴,吃你的面,我怕中毒啊!”
裴纶抄起抹布朝殷澄脸上扔过去:“妈的不看是你生辰大爷我能下厨?!”
“得得得!看你一份孝心,我就勉为其难吃了吧!”说罢神色凝重地端起了面碗……

沈炼家。
北斋的面淡的出奇,味道着实一般,但裴纶看到了面上多加的一小勺猪油,让他鬼使神差地坐了下来。凝脂般的猪油膏被热气一熏,化成大滴大滴透明的珠子。
啪!
一滴眼泪混进了这些珠子。
裴纶啊裴纶,你还是个大男人吗?不就是他妈一碗面,你还想号啕大哭不成?
裴纶抬起头冲沈炼和北斋咧嘴笑笑,把脸几乎埋进碗里,吃面的声音异乎寻常的大。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