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孟家的小孟

网剧名侦探狄仁杰脑洞文

  一、

槐树下一个少年正眉头紧锁盯着一个稻草做的假人,他乌珠流转,目光清朗,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,薄薄的嘴巴紧紧抿成一条线,右手摩挲着下巴做个思索的模样。不过这情形只持续了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不到,他就打破了沉默。

“不玩了不玩了!一点儿都不好玩!这么难的案子,谁能解得了!”说罢两臂交叉抱于胸前,面朝槐树而立。其身后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,年岁看起来比他略长一些,着一身紫衣,粗黑剑眉如墨染,眼角细长微微上扬,他正看着那生气少年的背影微笑。

“这样就难了?狄仁杰,这可不像你的风格。何况这还只不过是演练,若是真的案件,你也要这样敷衍我么?”

狄仁杰伸手搔搔后颈,转过身来,盯着紫衣少年,半晌没有言语。忽而咧嘴一笑道:“方起鹤,你就再帮帮我嘛!”

方起鹤微微皱眉,负手而立,清清嗓子,语气稍严肃:“你再仔细看看,我不信你看不出来。”

狄仁杰极不情愿地又走到稻草人旁,却只粗粗看了两眼就回道:“还是看不出来,诶,指点一下呗?”说完,用一对漆黑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方起鹤。

方起鹤看他刷子一般的睫毛上下忽闪,便不再坚持,轻轻摇头,继续说下去。

“你看,这‘死者’鞋底沾的白色粉末不是普通的白色粉末,而是专门用来烧制花盆的黏土,你连这都没有注意到么?”

狄仁杰一拍脑袋,大声嚷道:“啊对对对!所以凶手就是那个花店的老板!哎我说,你这布置的案件也太刁钻了,下次也简单一点,我这脑袋都给想破了!走走走,请我去吃一顿,弥补一下,我就不跟你计较了……”

狄仁杰边说边走到方起鹤背后,不由分说硬推着他朝市集走去。方起鹤一脸无奈,轻轻叹一口气:“哎,你啊你~”

二、

光阴悄无声息的流逝,那槐花开开败败数载。狄仁杰脸上稚嫩褪去,显出一副成熟刚毅的模样。他笑眯眯地看着站在槐树下的方起鹤,用手指轻掠过唇边的一抹稀疏的小胡子,略微带些炫耀的语气说道:“老方,看我这胡子如何?是不是颇有大家风范?”

方起鹤很认真地看了他半天抿嘴浅笑,慢吞吞道:“大家风范我倒没看出来,就觉得你这脸,是越来越黑了。”

狄仁杰听人言佯怒道:“哎我就是比你黑了一丁点儿,是你太白了!”说完哈哈一笑,随即又正色道:“老方,你就这样,一直白白净净的,很好。”

方起鹤张张嘴,刚想要说些什么,狄仁杰急急止住他:“走,城里新开了一家酒楼,那里的酒可是一绝,带你去尝尝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酒楼,狄仁杰坐下后随即招手叫来小二,点了酒菜,少顷方起鹤见菜肴摆正且几乎全是自己爱吃的,便笑道:“想年幼时你在与我同食时,可从来不会让我分毫的。”狄仁杰听罢,只低头抿酒,并不言语。

这时旁边一桌人正吃罢饭,饶有兴趣地盯着狄仁杰。狄仁杰抬头瞄一眼,只觉对方几人无聊,低声道:“不过多点几个菜而已~”话音刚落,就见其中一人口吐白沫,趴在桌上人事不醒,他的同伴伸手摸其鼻息,惊呼一声“死了”,顿时酒楼里人乱作一团。

三、

狄仁杰脸上的惊讶表情一闪而过,随即被冷静神色代替。他转脸对方起鹤无奈的撇嘴:“得,饭是吃不好了。”说完起身去检查尸身,询问来往人等并在心中暗记,方起鹤紧跟在他身后,默默观察。

狄仁杰仔细观察着现场的每一件物品后,再检查死者,心中暗暗琢磨,然后又把方起鹤教自己的各类方法、诀窍一一套用。

若是饭菜里被下毒,但饭菜每个人都吃了,为何只他一人中毒而同桌其他人却无事?狄仁杰只得又把在场一干人等的证词和线索回想一遍,然而只觉想的脑仁儿发疼还没个头绪。

“狄仁杰,你看这个死者身体浮肿,手指还有腐烂迹象,莫不是?”方起鹤细长手指绕着脸旁的须发,若有所思道。

消渴症!所以他中毒不在于吃了什么而在于没吃什么!凶手正是利用这一点,在饭菜中下毒又在甜汤中下解药,妙妙妙!

狄仁杰兴高采烈挥舞着手中烟斗,连珠炮似的说完了杀人手法。

凶手伏法,就此不提,混乱中狄仁杰的烟斗却被撞作两半。他气哼哼的拾起烟斗朝门口走去,见方起鹤没有马上跟出来,又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,并不时回头张望,见方起鹤也快步走出门来,这才又转过身去,倚在门口。

方起鹤慢声说道:“你太急躁,观察不够仔细,其实有些线索很明了,你却都……”

“知道知道,这不还有你么!所以我才想的不全面。不然你怎么帮我呢?得了,不说那个了,你说我这烟斗可怎么办!”狄仁杰两手各拿一截烟斗,在方起鹤眼前晃晃,“你要赔给我的!”狄仁杰表情严肃,声音却带着笑意。

方起鹤忍着笑容,正色道:“一个烟斗罢了,也值得这样么?”

狄仁杰眉毛倒竖,眼睛圆睁,嘴边的小胡子都被吹了起来。“一个烟斗,罢了?!我可就这一个烟斗了!”

方起鹤看他生气的模样,心中却想起“大家风范”一事,忍不住笑出声来,然后朝狄仁杰身后方向努努嘴,细长手指摩挲着腰间玉佩,说道:“这不给你送烟斗来了么?还附一个大理寺卿。”

狄仁杰顺着方起鹤所指方向回头看去,只见一张耀眼皇榜贴在青砖墙面,上面写着“吾皇万岁万万岁侦探大赛”。

“这确实是个好机会,可只怕我……”狄仁杰面露难色,随即转过脸来,满脸期待地看着方起鹤。

“怎么样?老方,嗯?有没有兴趣?”

“可以,你去,我在暗处帮你。”

果不其然,侦探大赛上狄仁杰没费什么力气就得了第一。当然,站在观众群里的方起鹤也功不可没。狄仁杰习惯了在找线索时候向方起鹤寻求意见,哪怕有时自己知道答案,他也要朝他看看,因为方起鹤的一个眼神,就是他的定心丸。

四、

“……狄仁杰如愿得了烟斗,大理寺丞也择日上任。后又几经升迁,贬谪,办过大大小小案子不计其数。每每办案总能发现他人不能发现的细微线索,多少冤假错案,在其手中得以平反。世人皆云,狄仁杰有鬼神暗助,果然不谬……”

说书人惊堂木拍在桌案,声音响彻整个茶楼,听众都鼓掌叫好。狄仁杰立在茶楼门口,用手轻抚下巴上花白的美髯,眼神落寞,凄凄惨惨干笑两声道:“世人所言不虚啊!”然后步履蹒跚,转身离开。

当天夜里,狄仁杰对着月色抽着烟斗,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进门。他头也不回,笑道:“要这样飘荡到什么时候?”

只见身后人身着紫衣,鬓发乌黑,眉眼清秀:“狄仁杰,你现在是成长了啊!学会听声辨人了。”

狄仁杰回过头来,咧嘴一笑,皱纹像水中涟漪一样蔓延至全脸,和那少年般的笑容稍有不搭。

“方起鹤,做游魂的滋味不好受吧?还在等什么呢,快投胎去吧,我早已解甲归田,用不着再办案子了。”

方起鹤眼睛弯起来,一字一顿道:“差不多了~”

狄仁杰看着方起鹤的年少模样,喉咙开始哽咽,声音变得嘶哑:“对不起,我其实很多时候都知道答案的,线索我也看到了,我只是假装不知道,假装没看到,我只是想让你可以继续留下来帮我……”

方起鹤走上前去,把手搭在他的肩膀。“没关系,我早就习惯了。倒是你,一大把年纪,现在这样像话吗?”

狄仁杰破涕为笑,灰白的胡须也已不见,又恢复那个不羁的少年脸庞。他放下烟斗,握起拳头在人肩头轻砸一下。

“行啊,走吧!”说罢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门去。

红木榻上,狄仁杰正安详的闭着眼睛,花白胡须在月光下闪闪发亮。

五、

那日狄仁杰赶到方起鹤家中时为时已晚,昔日熟悉府邸变了模样,只剩烧焦的房梁,破碎瓦砾和焦黑的尸体。

“哎,真可怜,没有一个人逃出来。”

“听说这家的少爷年少英俊又聪明,可惜可惜!”

周围人的声音像空谷回声一样飘渺虚无,他听不到更不想听别人讨论关于方府此刻的惨状。他在废墟前已跪了很久,眼睛里血丝密布,全身衣服被烟灰重新染色,手指和指甲里也都是黑灰。

若不是亲眼看到腰间玉佩,狄仁杰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那个黑炭模样的东西,就是方起鹤。

——方起鹤,你现在可是比我还黑了。

此刻他恨自己没能及时赶来,他恨自己推理能力太弱,恨自己没有能力揪出凶手为方起鹤报仇,随即又惨笑两声,就算自己真的找到凶手又能如何,只怕凭己之力不能动人分毫。懊恼、愤怒、无助在胸口交汇膨胀似乎要炸开来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耳后响起:“狄仁杰,这线索这么明显,你都看不出来吗?看来,还是要我留下来继续帮帮你了。”狄仁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愣了好一会才慢慢回过头去,只见方起鹤负手站在槐树下,腰杆笔挺,此刻正眯起眼睛冲自己笑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