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孟家的小孟

方起鹤的猫

阿黄的名字听起来很像一只狗,但实际是一只猫。它是方起鹤在门口捡回来的野猫。

那天深夜雨倾盆而下,发出隆隆的响声,方起鹤浑身落汤鸡一样的站在门口,正准备推门时听见小小的叫声,他转头就看见一只姜黄色的猫在门口的仔细地舔着自己湿透的毛。

方起鹤轻轻摇摇头,打算忽略它,继续推门。这时这只猫停下了梳理毛发的动作,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了方起鹤的脚边,在他的靴子上软软地蹭了起来。

方起鹤微微皱眉,脚开始轻轻的挪开,可不成想他动一分,小家伙也跟着动一分,丝毫没有怕人的样子,最后还抬起毛茸茸的脸,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自己看。

方起鹤叹一口气弯下腰去,抱起了它。

黄色啊……叫你阿黄吧!方起鹤自言自语道。

阿黄喜欢在院子的花坛边上晒太阳,有时候也会抓抓蝴蝶。还有一次,阿黄不知道在哪里捡了一把羽扇,放在窝里,谁也不让碰,像是什么稀世珍宝似的。

方起鹤写字的时候,阿黄一定会蜷在镇纸旁,有时候还会用爪子,身子盖住纸,这时候方起鹤就会摇摇头然后轻轻的把纸拉出来。

还有一次方起鹤睡的正香,忽然听见耳边有人叫“方方,方方……”他猛然惊醒,坐起身来。环顾四周并没有人,方府的人,本就不多。再看枕边,阿黄正舒服的窝在那里。

“是你在叫我么?”

阿黄用爪子搔过耳朵变换了一下姿势继续睡着,只有肚子发出细微的“咕咕”声。

方起鹤苦笑一下,对自己居然在跟一只猫对话感到哭笑不得。

方起鹤又写了一天的字,他朝窗外看看已经深蓝色的天,放下了毛笔,揉揉微微酸胀的手腕,伸手抚摸了一下一直卧在镇纸旁的阿黄。阿黄眯起眼睛,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算作回应,但身子却动也没动。

最近阿黄越来越不愿意动了,方起鹤才想起阿黄已经已经到了垂暮之年。他出神的看着阿黄已经失去光泽的毛,思绪却飞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它的那个雨夜。

那天王朗约自己到他家喝酒,他的羽扇轻轻摇着,周围熏香的烟气在他的扇风下扭动着腰肢。王朗嘴唇抿成一条细细的波浪线,隔着嘴唇还隐隐看得到他两颗虎牙的形状。他凑到方起鹤的耳边,淡淡的酒气从嘴里呼出来,混着檀香的味道,非常好闻。

“……方方,要是有来世啊,人家要做一只猫,每天晒晒太阳,捉捉蝴蝶,好不快活……这辈子啊太累……”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喝的太多,王朗的羽扇蹭着自己的手心,真的像猫的爪子在轻轻的抓挠……

那羽扇忽然变得冰冷,方起鹤不禁打了个寒噤。缓过神来才看到阿黄冰冷的尸体在自己的手掌之中,就像那夜王朗的尸体一样。

“方方,醒来后就继续好好生活吧……”

小卧龙的称号从不是白叫的~他真的让武皇,狄仁杰,白元芳以及所有人相信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和方起鹤无关的事实。而他,最终一个畏罪自杀倒也干净。方起鹤自此成了闲人,被软禁在了方府,只是人有些迟钝,似乎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将王朗抱出诸葛府又亲手将他埋下的了……

方起鹤看了一眼坑中僵硬的阿黄和残破的羽扇,尝到了自己嘴角的苦涩,此刻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自己只是看阿黄在花坛边上伸伸懒腰,抓抓蝴蝶,也会留下眼泪了。

小卧龙啊,这些年你可尝到自在的滋味了?


评论(1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