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孟家的小孟

杀手拼图

————“我心内的拼图缺了一块,现在,终于补齐了。”


杀手浪的枪法非常准,杀人也干净利落,从不拖泥带水。但是他有个毛病,那就是他认不清人的脸,换言之,就是脸盲症。

他能活到今天,说到底,总有点运气成分,不过,浪的运气,向来不错。他从没想过去治一治自己的脸盲症,因为他觉得,分辨不出人脸一样可以杀人。

此刻的浪正在自己狭小的公寓里静静的拼着一幅旧拼图。他平时没有杀人任务的时候,最喜欢做这件事,这也是他唯一的娱乐项目。

一幅拼图,拼了拆,拆了拼,每一块的边缘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,颜色也变得灰突突的。这是某一次任务之后,他的老板Z送给他的。

那次任务也是浪第一次看到Z。那一刻,他知道自己和这个人再也脱不了关系,因为那个人和自己有着一样的脸,浪唯一能分辨的脸。

当Z身边留着一抹小胡子的小弟打趣道:“不会是孪生兄弟吧”的时候,Z只是微笑着走到浪的身侧,拍拍他的肩膀。

“做的不错。”然后随手把桌子上没有拼完的拼图让人装起来,递给了浪。“我喜欢拼图,因为这能让我心静。”

浪回到家就开始拼这幅拼图,拼到最后他才发现少了一块,他默默看着那个突兀的空缺,然后一言不发的把拼图收了起来。

从那之后,浪开始盼望收到任务,这并不是他喜欢杀人,只是他想要看到那个清晰的五官。也是从那之后浪开始觉得,自己的任务,似乎总是比别人的要轻松一些。

并不是仲夏之夜,但那晚,浪却觉得异常的闷热,翻来覆去睡不着,心里还有一点不安。当他听说其他杀手奉命要去杀一个警察,但是Z却没有让他去的时候,浪就开始坐立不安,平时一二十分钟可以拼完的拼图,现在几个小时也拼不好。

应该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他也不是刚刚出来混的愣头青,他是老大……浪在心里安慰着自己。不成想越想越觉得胸口发闷,索性早早上床。然后浪就那样翻来覆去,在睡睡醒醒中过了半夜……

砰!公寓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掉落,声音像极了枪声。浪猛然坐起来,还顺手摸起了枕旁的手枪。

不能再等了,还是去看看吧,哪怕被人笑是疯子,也要去看看,浪想。

浪看到Z平时灯火通明的房子现在一片漆黑,就像隐在树丛里的鬼屋,只朝外的落地窗闪着一点亮光。越靠近门口,浪心里的石头就越压越紧,就要透不过气来。

门是虚掩的。屋里好像一个人也没有。

浪警觉地检查了每个房间,终于在小小的会客厅,找到了他。

Z就坐在沙发上,眼睛微睁,薄唇紧闭,就像在思考。他眉心多了一个暗红色的洞,像一颗小小的朱砂痣。

浪轻轻推开一旁小胡子的尸体,坐到Z的身旁,然后双手拖住Z的头,仔仔细细看着他的脸,看着他的五官。

浪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,只觉得手都麻了,眼睛也干的要命,才慢慢把Z的头放回到沙发靠背上。他手上沾着冰冷的脑浆,也无暇顾及,因为他看到了Z的口袋里露出的一角。

他伸手小心翼翼的把那东西拿出来,才发现那是一块拼图,一块颜色同样很暗淡,边角磨损的拼图……

浪颤抖着把那块沾着血的拼图放到它原本的位置,然后借着月光,重新观看这幅画的原貌。画上是一间漂亮的乡间小屋,旁边有幸福的一家三口,就像世外桃源一样。

那夜之后,浪还有一个意外收获,那就是他的脸盲症好了。他能分辨这世上千千万万的脸,但是只有一个例外,他再也看不清镜子里自己的脸了……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