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孟家的小孟

灵摆之泡面馅儿月饼

秦不知所祁:



#中秋#




  by.秦起




  明月高悬于空,清冷的月光洒在大地之上,却丝毫没有冷意,一家人围坐了圆桌旁,一面吃了月饼瓜果,一边互相打趣祝愿,十分团圆,十分美满。




  夏冬青忍不住的笑出了声,又怕人看见似的将头埋进了双臂。




  要真的这样就好了。




  只可惜这一切的美好,都只不过是他的想象而已。




  夏冬青过了很多次的中秋节,可团圆这两个字,自从他幼时的车祸后,自从父母和妹妹都离开了他之后,就再也和他没有关系了。




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还需要到便利店去工作,也不知道赵吏是怎么想的,说好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,他还真照足了二十四小时的开,就连过节都不肯放假。




  大过节的,人家都回了家里过节,谁还会出来买东西,只怕这一晚上废的店钱都赚不回来。




  夏冬青一边腹诽着自己的老板,一边从货架上拿下了一盒方便面,从口袋里掏出去,特意在摄像头面前晃了几下才放进收银台。




  谁知道赵吏要是没看见的话,会不会又找借口扣自己的工资,本来就扣,再一扣,自己下个学期的学费可就没着落了。




  胡思乱想了一会,再一看的时候,面已经泡得了,夏冬青今天也不在店了吃了,直接端着泡面碗坐在了店门口的台阶上,一边呼噜呼噜的吃着面,一边抬头去赏月。




  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


  “中秋谁与共孤光。把盏凄然北望。”




  “况屈指中秋,十分好月,不照人圆。”




  脑袋胡乱的冒出一些也不知道是几年级时候学的诗词,夏冬青低头喝了一口汤,暗自感叹一句,其实小时候背的这些东西也不是完全没有用,至少他这会能想出点好听的诗句,而不是脑子里只剩一句:“艾玛我去!这月亮太圆了!”




  这样的苦中作乐让夏冬青把自己都逗乐了。




  一边拿叉子去捞所剩无几的面条,一边接着在脑袋过那些背过的诗句,过到“举杯邀明月,对应成三人”的时候,夏冬青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冷风,哆嗦了两下之后扭头去看,确认了好几回自己身边就自己一个人,并没有成什么三人之后才放了心。




  没办法啊,纵然是已经遇鬼遇的习惯了,可能不遇还是不遇的好。




  好容易的把面捞完了,夏冬青正心满意足的准备一口气把剩下的面汤喝掉的时候,却突然开过了一辆骚气的红色大吉普,油门大概是踩到了底,带了滚滚的烟尘就停在了夏冬青的眼前。




  “咳咳咳咳咳咳咳”好不容易的从这烟尘里露了头出来,这个时候的夏冬青简直像的被土活埋了一遍一样。




  头一眼就是赶紧望向自己手里的泡面,果然,已经被盖了一层尘。




  可还没等夏冬青伤一下心呢,就看着王小亚拎着两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站在了自己面前,赵吏站在她身后,也是带了淡淡的笑意:“当当当~惊喜吧~我们可是特意来陪你过中秋的~不用太感激~”




  ……。你从哪看出我高兴的?




  保持着一个捧着泡面碗的姿势,夏冬青被赵吏和王小亚拎进了店里,完全在这个世间找不到形容词能够描写的……面团?摆满了夏冬青面前的桌子,随之还有王小亚一脸兴奋的介绍:“来来来,冬青,尝一下,这可是我为你特制的泡面馅儿月饼。”




  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夏冬青已经完全从痛失泡面汤的情绪中缓了果然:“……你这是从什么地方看来的黑暗料理?”




  王小亚大手一指,带了气冲云霄的豪迈:“赵吏告诉我的啊,他说在冥界这个特别受欢迎,还说我这个要是放在冥界肯定抢疯了!”




  应该是不想买而要跑路的时候抢疯了吧,眼光投向在一边凹造型的赵吏,夏冬青咬牙切齿的开口:“……赵吏!”




  随着这一声,还有一包卷纸砸向了赵吏,苦了赵吏一边拼命忍笑,一边还得躲闪解释:“喂喂喂,这可和我没关系,这二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想起一出是一出的,关我什么事?”




  借着卷纸的遮掩,夏冬青和赵吏交换了一个眼神,忽然放弃了打闹,一起往门外跑去。




  而直到这个时候王小亚才看出来了两人的目的,一手提了一包……月饼追了出去。




  “夏冬青!你别跑!快来吃我的爱心月饼!”




……




   明月高悬于空,清冷的月光洒在大地之上,却丝毫没有冷意,一家人围坐了圆桌旁,一面吃了月饼瓜果,一边互相打趣祝愿,十分团圆,十分美满。




  虽然稍微有一点不一样,可夏冬青的愿望到底还是实现了,不是吗?




  这样,也挺好的。



评论

热度(40)

  1. 孟孟家的小孟秦不知所祁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