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孟家的小孟

变形记

一、

“有急事,速来。”

方起鹤闭着眼睛也能从信纸的质地猜出写信人是谁,他把信纸随手丢进碳盆,稍作整理,便朝王朗住处行去。

王朗今天看起来心情不佳,方起鹤甚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丝恐惧。王朗似乎一直在等方起鹤,他一看到方起鹤踏进房门,就急急冲上去拉住他的胳膊:“方方!不得了了!”

方起鹤微笑应道:“什么不得了了?”

王朗的声音忽然低下去:“我……好像要变成一只……”他停下来,咽了一口唾沫,像是下定了决心,“一只动物。”

方起鹤“噗嗤”一下笑出声来:“哦?难不成小卧龙要腾云驾雾而去了?”

王朗面带怒气又不敢大声发作,手上稍稍用力,拧了方起鹤一把:“人家!人家……好像长了兔子尾巴。”

方起鹤看王朗越发认真的表情便也收敛笑容:“怎么回事?”

王朗拉方起鹤进屋坐下,详细跟他讲了经过。原来王朗早起时觉得尾骨处有点痒,便伸手去挠,谁成想却摸了个毛茸茸圆乎乎的东西。他起身用两面镜子看清身后,吃了一惊,这才一大早让家丁给方起鹤送去信笺。

方起鹤和王朗在才智谋略上都是长安城数得着的,可今天这事还真是“大姑娘上轿——头一回”了。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方起鹤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。

经过这半天的心理斗争王朗也已经平静很多,他叹一口气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,反正看不出来,先这样吧!”


二、

“我觉得此计不妥……”王朗在一群谋士中间闲庭信步,慢条斯理的说着自己的计策。

坐在一旁的方起鹤漫不经心的用手指绕着鬓发,他知道王朗在这种争论中向来都会赢的,便无心再听。穿堂风吹,王朗衣袂飘飘,方起鹤忽然觉得好像看到了王朗身后隐约兔尾的形状,不觉愣了神。

“你说我说的对吗,方大人?”方起鹤没有应声。

王朗转过身来,看到方起鹤正定定的看着自己,再一看那视线方向,顿时脸色绯红。

“方大人!”

方起鹤轻咳两声:“想必方某昨夜没有睡好。”

待到没人处,王朗面带愠色问道:“方方刚才看什么呢?”

方起鹤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:“我在想如何帮你解决这个麻烦。”

王朗“咯咯”笑着,用羽扇掩嘴:“你最好真的在想,因为我今早发现我腿上、肚子上也开始有白色绒毛了,在这么下去,怕是瞒不住了。”

方起鹤眉头拧紧:“会有办法的。”


三、

方起鹤没想到这变化速度远超他想办法的速度,隔天清晨他就收到了家丁带来的王朗口信。

在乘马车前去的路上方起鹤想象了很多种可能的景象,但一进房门,他还是被眼前所见惊到。

他先看到没有盖严的被子缝隙露出一条兔腿,再看王朗有些垂头丧气躺在那里,两只长长的耳朵盖住了眼睛。

方起鹤走到床边,一面轻轻拨开王朗的新耳朵,一面小声喊道:“王朗?王朗,我来了。”

王朗睁开眼睛,用红红的眼珠看着方起鹤,流下一滴眼泪。

“方方……”

方起鹤伸手替他擦掉眼泪:“先到我家去吧!”

王朗委屈的点点头:“你家……有青菜吗?”

方起鹤笑笑点头,把王朗用被子裹住抱起来,朝门外走去。


四、

诸葛王朗变成了一只小白兔,还是一只对吃住都很挑剔的小白兔。隔夜的青菜不吃,睡觉一定要睡在方起鹤的床头……当然,这些要求,都是在他彻底变成小白兔失去说话能力之前告诉方起鹤的。

方起鹤有时候还会带着王朗上街转转,尽管每次他们这种搭配都会引人驻足观看。

方起鹤有时候也在想这也许是一场梦,等自己醒来时,王朗又眯着眼睛对自己笑了。

这天早上方起鹤醒来后照例朝枕边摸去,却空空如也,顿时心内一沉。是变回来了?那没理由不和自己打招呼就走,难不成是半夜醒了跑出去,让人抓了吃肉去了?想到这里方起鹤心急如焚,立刻穿衣准备出门去找。

就在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,方起鹤惊奇的发现王朗笑着走进屋子,而不是跳进屋子。方起鹤还发现,王朗穿的是自己的衣服,因为自己个头比他高大些,所以衣服罩在王朗身上,显得空空荡荡,王朗看起来却丝毫不在意,心情也非常好。

“你去哪儿了?变回来怎么不叫醒我?”

“唔……我倒是想来着,不过,”王朗顿了顿,径直走到方起鹤身边,踮起脚尖,嘴巴凑到他的耳边,“你好像没给兔子穿衣服……”
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