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孟家的小孟

幻象

松子走后,罗力像被抽去了脊柱,生活的重心也一下子坍塌了。他每天不知道自己做事的意义在哪里,没有人再要住大房子,要居酒屋,要去日本。一个没有上进心的混混,早晚都要被取代。现在的罗力只是每天在旧车场看看门,下班后的无尽空虚也让他害怕,他只能在熙攘热闹或是冷冷清清的街头一瓶又一瓶的喝酒,不知道自己第二天又会在哪里醒来。

自己是恨松子的吗?不,罗力知道自己根本不恨松子,甚至还很想念。在自己醉倒前的一刻,他好像看到松子在街对面朝自己走过来,然后把头轻轻靠在胸膛,好像还说了句什么,但这些罗力都听不清了,因为他已经醉了,又或者梦要醒了……

头痛,接着是胃里翻江倒海的扭动,浑身的骨头像都移了位置,罗力舔舔干裂的嘴唇,眉毛紧紧的拧作一团。

“你醒了?”这——是松子的声音,罗力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声音。他费力的睁开眼睛,松子的轮廓在清晨熹微的阳光映照下显得特别好看。还是梦吗?罗力又闭上了眼睛,在心里默默数数,然后再次睁开。

松子,真的是松子,她没有像以前的梦那样,在罗力再次睁开眼时烟消云散,她还是坐在那里,实实在在的,手里还拿着矿泉水。

“喝水吗?头疼吗?”松子的手很凉,以至于一下子就赶走了罗力这些天来的宿醉。

罗力接过水,猛灌了两口,才开口说道:“怎么回来了?”

“不想我回来吗?”松子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了一串金链子,她低着头,链子在指尖绕来绕去。

罗力沉默不语,将松子紧紧地拥在怀里,生怕她会再次从自己眼前消失……

松子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,她跟着罗力回到家后说的第一句话是让罗力拆掉日式装修。

“我不喜欢,拆了吧!”松子一边在屋内来回踱步,一边漫不经心地说。罗力虽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但还是条件反射性地说了“好”。

再后来的日子里,罗力越来越发现松子和以前不一样了,当他说想要重操旧业,走些险路的时候,松子在沙发按着遥控器,淡淡回道:“不要去,就老老实实做你现在的工作,或者再换个什么正经的工作。”

“可……我不想让你跟我受苦。”

松子抬起头,罗力看到她眼里有些悲戚的眼神,不过只是一闪而过。

“不——只要跟你在一起,我不觉得受苦。”

松子……她真的变了?但罗力暂时不想想这些事情,他只知道松子又回来了,又在自己身边了,他可以摸到、闻到、感受到的,真实的松子。

每天罗力都很努力地工作,松子则会在家做好饭菜等他下班,虽然很多时候饭菜难以下咽,但罗力总是会吃的很开心,连刷着碗都会忍不住叫“老婆”。每逢罗力休息的时候,她还会挽着罗力的胳膊去小镇各个街道走上一圈。罗力觉得这段时间的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一切仿佛又回归到原点。

有一次,松子还提议去罗力的学校看看,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,学校早已关门,罗力只能带着松子翻墙进了学校,进去之后松子突然话变得很多,问了罗力很多问题,动不动就笑个不停,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“老实交代,在学校有没有捉弄过老师?有没有看不惯的同学?”

“老婆,我这样儿的……嗨,你还不知道啊!肯定都是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。”

“喜欢打篮球吗?”

“还……算喜欢吧。”

他们就这样一直走,一直说,罗力已经很久没看过松子这么开心了,直到松子困得走不动了,罗力才背着她回了家。

一切新生事物在慢慢侵蚀这小镇,他们有了第一家酒吧,第一家便利店,第一家日式居酒屋……居酒屋开业的时候,松子破天荒的要罗力带她去坐坐。

他们到的时候,居酒屋挤满了想要第一时间体验以及要占些免费试吃便宜的人。罗力和松子在角落找到了空位。昏暗灯光下松子的脸很苍白,也许今天她没有化妆,罗力心里想。

松子盯着罗力,那眼神没有一点生气,空洞又冰冷,看得罗力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这不是松子。

罗力想起那天松子把金链子递给自己的时候,他分明看到了链子上沾染的星点血迹。

罗力用舌头舔舔嘴唇,摸起酒杯,又放下,如此反复了几次。他用手摩挲着脖颈戴的金链子,链子上的血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他憋了很久的问题终于在喉咙里跑了出来,立刻就混入满屋子的吵闹和酒气中。

“为什么?”

为什么?是啊,为什么呢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


一阵撕扯推搡和低声咒骂的声音搅了小唯的美梦。

“妈的!松手!再不松手我捅死你!”

小唯皱皱眉头,想要转身离开不去理黑暗巷子里发生的事情。

接着她听到的是皮肤和肌肉被扯开的声音,这个声音小唯太熟悉了。

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最终她还是鬼使神差的拐进了巷子。黑暗中一个黑衣男子再抢一个女人的东西,他快要得手了,只要那个被抢的女人倒下去,一切都会结束。但今天他没那么走运了。这个男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小唯的脸,就已经瘫在了地上,紧接着那个女人也倒下了,小唯这才看清她手里死命抓住的是一条金链子。

“呵,这个时候都不放手吗?”小唯冷笑着转身,不成想却被奄奄一息的女人抓住了脚踝。

“求……给……他……”说完便没了气息。小唯接过她手里的照片和链子,借着月光依稀看清:这是一张合影。

照片上女人的一边已经被血盖住,旁边站的是——是他?小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因为她又看到了一张德古拉的脸,但很快她就明白,那不可能是德古拉,德古拉已经死了,他墓地的十字架还是自己亲手架的。

但奇怪的是,看到照片的一刹那,小唯心底熄灭的希望之火似乎开始复燃。她想帮这个女人,以及照片上这个男人,又或者是——帮帮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松子”轻轻勾住罗力的脖子,嘴唇凑到他的耳垂边。

“世间本就是幻像,真真假假,又何妨?”说完退回座位,斜倚在吧台,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。

罗力楞在那里,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,心里反复念着她刚刚的话,深吸一口气,伸出胳膊把松子拥在怀里,低下头,嘴唇印在了她微微闭起的眼睛上。


评论(3)

热度(3)